生生不息活水流(译者・书)

zzxiexin 1 0
生生不息活水流(译者・书)

谷羽译《美妙的瞬间――普希金诗选》封面。   资料图片

生生不息活水流(译者・书)

谷羽与谢尔盖・托罗普采夫合译的《李白诗读本》封面。   资料图片

我与俄语和诗歌相伴已有60余年光阴。从少年时踏入诗歌殿堂,到研究翻译普希金、蒲宁、巴尔蒙特等俄罗斯诗歌巨匠的作品,我在诗歌翻译的群山间不断攀登,留下深深浅浅的脚印。这些年来,我把重心放在中国诗歌俄译之上,获得莫大快乐。

结缘中国诗歌俄译

我与俄译中国诗歌的缘分可以追溯到一件小事。1988年11月,我到列宁格勒大学进修一年。刚到莫斯科,我与俄罗斯诗人彼得・维克托罗维奇・维根见面,问他读过哪些中国诗人的作品。他想了想回答说:“李白、杜甫。”我又问:“当代诗人呢?”对方愣住了,好半天才说出“艾青”的名字。

这次会面深深触动了我。中国俄语界翻译了不少俄罗斯诗人的作品,但俄罗斯当代诗人对于中国诗歌,尤其是现当代诗歌却所知甚少。在列宁格勒大学进修期间,我有意识地尝试反向译诗――将中国当代诗歌译成俄语并请俄罗斯诗人朋友加工润色。随后,译诗在当地报纸上接连发表。

回国后,因为忙于教学,又找不到适合的合作者,我将精力更多放在俄罗斯诗歌研究和翻译上,但心里却始终放不下中国诗歌俄译。2011年,我通过互联网结识了俄罗斯汉学家鲍里斯・梅谢里雅科夫和诗人阿列克谢・菲利莫诺夫。以此为契机,我重拾中国诗歌俄译,在大量阅读当代诗歌的基础上,选择40余位诗人的代表作,与合作者一同翻译成俄语。2018年,中国当代诗选《风的形状》俄译本在圣彼得堡出版,获得当地学者好评。

2015年,我开始和俄罗斯汉学家谢尔盖・托罗普采夫合作翻译中国古代诗词。两年后,《诗国三高峰  辉煌七百年》俄译本在圣彼得堡问世,选译唐诗、宋词、元曲近300首。俄罗斯著名诗人库什涅尔深爱中国古代抒情诗,他在前言中写道:“尽管中国和俄罗斯在语言、诗歌、诗歌传统方面存在种种差别,但也有不容置疑的近似性,我为此感到欣喜。”

我们的努力结出累累硕果。2020年,《汉俄对照中国诗歌读本》系列正式出版,读本共7册,收录了唐诗、宋词、元曲及20世纪80年代后的中国当代诗歌作品。这套丛书是我与合作伙伴对中国诗歌俄译的一次总结、修改和扩充,被列入“十三五”国家重点图书出版规划,获得国家出版基金的资助。

合译赋予诗歌新生

一首诗诞生后,即获得独立生命,它的生存与流传则依靠读者。诗歌经过翻译,被不同国家的读者接受、喜爱,正如破茧成蝶:在语言的转换过程中必然有所失去,失去的首先是语言外壳,和原有的声调。经过翻译,汉语的四声不复存在,但诗中的节奏和意象在另一种语言中再次呈现,令诗歌获得崭新的生命。

这个过程也是对译者的莫大挑战。我认为,中外译者合作向国外读者介绍中国诗歌是一种有效的方式。这些年来,我选择篇目,译出初稿,再由合作者按照俄语诗歌的特点和规律斟酌修改,做进一步诗化处理,从而得以在保持中文原诗风格韵味的基础上,便于俄罗斯读者阅读欣赏。经过近10年合作,我与不少俄罗斯朋友结下深厚友谊。

我和谢尔盖・托罗普采夫合作译诗已超过6年,谢尔盖为自己起名“谢公”,以此致敬李白推崇的诗人谢灵运和谢

嘿,欢迎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