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话南加州大学杨航:与国内游戏设计专业相比,国外游戏行业培养人才有何差异?

zzxiexin 1 0

  新浪科技讯 5月14日下午消息,随着游戏被大众逐渐所接受,近年来国内游戏行业发展迅速。清华大学、中央美院等国内一流高校均开设了游戏设计专业。但由于起步时间较晚、教学内容缺乏多元化等原因,游戏专业相较于国外高校存在一定差距,且难以为该行业持续提供优质的人才储备。根据2021年中国游戏设计专业排名显示,在前50名高校中,被评为A+的高校仅有两所。

  近日,新浪科技专访了美国南加州大学主攻游戏设计的杨航,作为一名中国学子,他深入探讨了游戏专业在教学理念上的差异化,并对美国游戏产业有着自己的观察视角。

  在他眼中,一款优秀游戏的打磨,不应只顾及制作与开发本身。游戏设计开发专业更应实现跨学科教学,要将电影艺术与计算机科学相互融合,这与国内许多游戏培训类专业,有着本质不同。同时,高校在游戏人才的教育、训练与实践模式上,也有很多值得借鉴之处。

  中国学生游戏制作从0到1的“进化”

  据公开资料显示,南加州大学的游戏设计专业在北美排名第一。近期,该校举行了第六届年度游戏博览会,这也是目前世界最大规模的大学创办游戏与电竞活动。与纯商业性质的游戏博览会不同,其主旨是展示学生的开发水平,并提供与全球交流机会。据悉,50多款由大学生打造的游戏作品展出。其中,一款由25名大学生打造的高阶游戏,在活动中首发试玩引发关注,并上线了Steam平台。

  杨航就是这款游戏的主创成员之一。据他介绍,这款名为《Skylost》的游戏,类似于《我的世界》。虽然游戏目前只有30分钟,尚未达到商业发行游戏6~9小时的体验时长,但产品的可用性与交互体验,已基本具备商业发行要素,而且在情感代入方面,也具备了沉浸效果。

对话南加州大学杨航:与国内游戏设计专业相比,国外游戏行业培养人才有何差异?

  “从去年4月份立项到现在,我们这个项目已经研发了整一年了。从最初的一个简单想法到如今的基本成型,游戏先是获得评选成为大学的11个年度扶持项目之一,随后又胜出成为8个被推荐参加游戏博览会的项目。”杨航表示。

  据他回忆,过程中团队做了很多取舍,也克服了许多困难。“一开始的时候,每个学生的项目都有很好的想法,但是最后能不能落实,更多的情况下是看你是否真的热爱游戏,是否愿意为游戏从0变到1做更多的努力和付出”,杨航称,《Skylost》最终获得认可,不是因为这个游戏的想法过于特殊,而是因为真实地做出了产品,完成了最初的想法落地。此外,学校对学生作品的品质要求也是十分严苛,大到游戏提供的情感体验,小到宣传海报上的字体款式,开发阶段学生每周都需要给学院提供更新的艺术、设计、工程和可用性报告。每个季度,来自知名游戏工作室ROCKSTAR设计师们还会对学生的作品做出测评和打分。

  据他透露,目前团队一共有25人,他主要负责游戏的可用性测试管理,同时还有一些外围院校的志愿者和声音、动画等素材提供人员的辅助开发。在他看来,这样一个大学期间的项目,已经高度类似一款行业内一线游戏工作室开发的精品游戏,“我认为,这种教育、训练与实践模式,值得国内更多的高校生去学习”。

对话南加州大学杨航:与国内游戏设计专业相比,国外游戏行业培养人才有何差异?

  跨学科教学,艺术教育要融合游戏开发

  从2018年源于对游戏的热爱进入南加州大学,到如今即将大四毕业,能在大学期间经历这样的一个项目研发,学校对于他的帮助颇多。他在游戏设计开发专业的成功,离不开学校在课程设置上将“文艺”与“工程技术”相结合的开创性突破。

  杨航表示,游戏设计开发专业是由电影艺术学院互动媒体与游戏专业和维特比工程学院计算机科学系合作开发的教育项目。电影艺术学院注重互动媒体和游戏设计的制作,

  精通多种形式的视觉和故事表达,同时兼顾在互动体验上的创新。而维特比工程学院的计算机科学课程则注重培养学生在游戏方面的编程技能,为学生提供计算机科学基础知识和游戏开发的跨学科教学。

  “这两门学科的融合,为学生打下了良好的游戏设计美学基础,同时也为我们的游戏开发打下了编程基础。这与国内许多游戏培训类专业不同,理念相对先进。”

  反观国内,根据中国音数协游戏工委与中国游戏产业研究院共同发布的《2021年中国游戏产业报告》显示,在2021年,中国游戏用户规模达6.66亿人,同比增长0.22%。游戏市场实际销售收入2965.13亿元,比2020年增加了178.26亿元,同比增长6.40%。

  在许多欧美国家,游戏不仅仅成为了娱乐产业,同时也是多个学科的教育方式和手段,深入融入科学发展“产、学、研”的全链条。而在国内,即使目前国内游戏产业的规模已经非常大了,但游戏设计教育的发展却相对起步较晚,许多高校在2017才开设了专门的“游戏设计”专业。在此背景下,游戏行业的转型升级和人才培养方法,或许值得向国外借鉴。

  除了课程设置之外,在整个学习生活过程中,该校还通过组织在职人员返校交流,指导学生作品等方式,推动产业与高校之间深入融合发展,让在校学生与产业前沿趋势保持同步,并且鼓励学生动手实践,通过项目实践搭建“模拟游戏工作室”等,这些举措都让他获益匪浅。“这让我们在学校就对游戏行业的发展的发展有了充分地理解,非常有价值。”杨航表示。

  人才归国,中国美学与文化受欣赏

  此外,杨航对于美国游戏产业有着自己视角的观察与思考。他认为,欧美游戏更加地注重于游戏与用户情感的共鸣,对于情感的把握非常看重,许多游戏研发的灵感往往来自用户反馈改进,许多社会游戏研发人员往往会在游戏研发初期就会针对不同的用户做大量的调研。

  在学校,老师们经常会告诉他们,“一个好的游戏是类似于给用户讲出一个小故事,你需要把握这个机会,让你这个游戏能与玩家产生情感共鸣。”而在国内,国内的游戏则更加倾向于让玩家在游戏中获得成长的快乐,养成游戏或者抽卡类游戏会比较多。如果能让玩家在游戏当中获得成长,然后让它变得越来越强,玩家很容易得到这种成长的成就感和快乐。在他看来,这两种游戏虽然侧重的方向不同,但却也各有自己的优点。“游戏文化虽然有着区别,但是也有着可以交融的地方。”

  比如在《Skylost》游戏中,游戏主创们想为玩家提供一种失落的天空之城的意境,但一时找不到最佳的表现方式,他借鉴中国意境美学提出的通过“从天而降的瀑布”来营造游戏意境的想法,获得了主创团队的一致认可,至今仍保留在游戏中。

  “在我们25人的团队中,我们的人员来自欧美、日本以及中国多国,但是大家都很畅通地沟通交流,并最终完成了项目。大家也非常欣赏中国的这些意境美学和抽象文化表达。”杨航说道。

  在目前国内游戏设计教育仍存在改进空间的当下,或许两国游戏文化之间的交融互补,仍需要更多的人才归国参与建设。“今年大四,明年会留在南加大读研,毕业后将回国寻求机会。”(文猛)

嘿,欢迎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