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迅雷:美国发美元的办法没有消费券有针对性,财政政策力度要继续加大用于消费方面

zzxiexin 0

  5月14日,2022清华五道口首席经济学家论坛开幕,中泰证券首席经济学家李迅雷分享讨论。

  如何畅通内循环?李迅雷指出,我们目前来讲在畅通内循环主要还是通过基建投资,这方面力度非常大,政策也非常明确。但是如果单单靠基建投资让内循环完全畅通起来还是不够的。从一季度的数据来看全国固定资产投资增速达到了9.3%,尤其是基建投资出现比较强劲的回升,地产和制造业的投资都出现一定程度的回落,但是基建投资能持续多久?他表示,过去基建投资民间资本参与率比较高,但基建投资的回报率下降,地方政府专项债还在增长。这个时候如果继续投资,可能地方政府的杠杆率水平会越来越高,他强调,要充分估算这方面可能会出现的问题。

  从一季度的数据来看疫情冲击非常明显,无论是必需品消费还是可选消费品都出现了明显回落,4月份的数据还没有公布,金融数据公布了,居民贷款房贷也出现了负增长,这是今年以来的第二次负增长,而且负的幅度非常大。居民现在宁可把贷款还了,也不太愿意借贷款,地产的销量各方面也是明显走落。

  他表示,内需主要靠投资和消费。投资目前来看,基建投资担当重任,但是消费引擎还没有启动,外资更加受制于海外的需求,随着美联储货币政策收紧,外部整体需求也会走弱,我们4月份美元计价的出口也出现了负增长,因此促消费意义还是非常重要。促消费来讲,无非应用财政政策和货币政策,但是货币政策面对现在这样一种结构性问题,它的作用有限。

  对昨天的金融数据,解读也是非常多,无论是居民的信贷还是企业的信贷都出现了非常显著的回落,在目前美国加息背景之下,降息的空间也是有限,所以总体来讲目前存在一定程度的货币运作政策,同时,央行的货币投放力度也处于历史低位。

  财政政策应该非常积极,和去年相比财政支出的增速从广义上来讲在10%左右,去年只有0.3%,今年减税降费和留抵退税的力度也是非常大,总规模全年预计到2.5万亿,尤其是留抵退税这对于解决企业目前现金流问题,纾困问题具有非常积极的效果。问题在于我们财政投入上,主要是要确保主体也就是企业主体对就业能够起到积极的作用。但是他认为,对于财政支出直接用于消费领域投入偏少。他建议是财政政策力度要继续加大,尤其用于消费方面,可以发消费券。美国在2020年疫情大爆发的时候主要是通过直接发美元的形式发钱给居民家庭,这个没有消费券有针对性。

  李迅雷表示,中国经济发展到现在几个拐点已经出现了,比如人口老龄化的拐点,今年的总人口有可能出现历史上首次的负增长,劳动年龄人口下降已经持续了10年,与此同时房地产的拐点也出来了。所以,过去的增长模式现在很难再持续了。内需除了靠投资拉动更多靠消费拉动,消费的作用比基建投资的作用会更大,因为基建投资面临找好项目越来越难、投资回报率越来越低、现金流产生越来越难的问题,一定要增加我们的消费。

  目前中国的消费从总量来讲可以的,因为我们人口基数大,这几年经济高速增长、消费升级这方面的表现也是非常突出。但是我们居民家庭更多用来投资,用来买房,所以存在消费率过低问题。

  比起美国、法国、日本、越南、泰国、印度、波兰、巴西这些国家,我们的消费处于谷底,这几年消费率是上升的,但是总体过低,我相信今后随着房地产投入的减少,消费率有可能会有所上升。但是仅仅靠这一点此消彼涨不足以拉动整个消费的高增长,今年的表现比较差的是消费,通过我们对于居民的补贴,通过政策财政加大出消费方面的投入,这方面可以改善。另外一方面是结构问题,结构是长期问题,我们居民消费率为什么低,跟居民的收入结构有关系,我们的收入结构里面高收入组的收入增速,在过去5年当中明显超过中等收入组的10个百分点以上。

  我们能不能通过收入再分配来改革?从美国联邦政府的各种税收比重来看,你会发现个税的占比是47%,2021年我们的数据中,个税占比只有7.3%,难以有效对中国高收入组进行有效的征税,所以改革势在必行。另外第三次分配要增加企业责任,增加企业的慈善事业,多种举措共同发力对我们改善居民的收入结构,提高中等收入组的收入水平,这样有利于中国经济的可持续增长。

  新浪声明:所有会议实录均为现场速记整理,未经演讲者审阅,新浪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嘿,欢迎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