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借"一双慧眼看穿波动?1987年大崩盘留下的启示:"价值先生"才是同盟,请忘掉"市场先生"

zzxiexin 1 0

  作者:屈红燕

  来源:券商中国

如何

  大盘近期仍在3000点一带徘徊,在过去一年多的时间里,多只蓝筹股距离顶点回撤超过30%。被市场反复蹂躏的投资者难免会被感到压抑恐慌。

  对于当前的迷茫来说,历史是最好的老师,投资者可以回顾下美股1987年大崩盘,与当前A股的波折相比,那才是真正的大风暴,市场的愤怒和咆哮被展现得淋漓尽致。在1987年10月19日美股大崩盘的当天,道指跌幅达22.62%,几乎所有的蓝筹公司狂跌超过30%,就连巴菲特旗下的伯克希尔﹒哈撒韦当日也大跌25%。

  但恐慌终将会过去。截至1987年底,伯克希尔·哈撒韦不仅收回了下跌失地,全年还上涨了4.6%;迪士尼的股票价格在1987年崩盘中大约从20美元跌至11美元,又在接下来的24个月中反弹至32美元。

  投资大师们的巨额收益几乎无一例外都是在悲观行情下布局赚来的,这正是得益于他们对“市场先生”和“价值先生”的深刻理解。大崩盘过后,巴菲特在1988年重金投向可口可乐,投出了自己投资生涯中的一个“本垒打”。

  A股过去20年实现2000倍收益的价投大佬张尧,曾在2018年逆势布局陕西煤业。张尧说,如果行情下跌使得股息率从6%-8%-10%这样的绝对价值一路升高,那就会心中有底。

  大多数普通投资者容易被过度恐慌或者过度乐观所传染,这是因为他们眼中往往只有“市场先生”,缺少独立思考,错把极端不理性情况下的市场当成价值,正是“价值先生”的缺席叠加人性的贪婪和恐惧造成了一次次不可思议的泡沫与股灾。

  “市场先生”还是“价值先生”,选择与谁同行,决定了投资能走多远。

  兴风作浪的“市场先生”

  1987年10月19日一早,纽交所内抛盘就蜂拥而至,而买盘难觅踪迹,由于抛盘数量太大,许多专营经纪人在开盘一小时后都不能正常交易。证券交易委员会在其报告中称:“到上午10点,代表股指价值30%的95只标准普尔股票尚未开盘交易。”

  在当天剩下的时间里卖盘数量始终庞大,在闭市前的一个半小时里,股票价格出现加速下跌。在1987年10月19日的美股大崩盘的当日,道指单日跌幅达到22.62%,几乎所有蓝筹股狂跌超过30%,通用电气下跌33.1%,可口可乐下跌36.5%,美国运通下跌38.8%,波音飞机下跌29.9%。就连巴菲特的伯克希尔·哈撒韦也单日下跌了25%。

  不计成本割肉的投资者深受重创,甚至有绝望的投资者跳楼自杀,据当时的记载“市场的恐慌犹如一个国家在那一天突发了一次政变……”

  媒体追问为何华尔街会出现“黑色星期一”之时,巴菲特淡淡地说“可能就是涨多了”。巴菲特的淡定,来自于在他19岁的时候读了一本名叫《聪明投资者》的书,这本书让他对投资产生了顿悟。

  “证券分析之父”格雷厄姆在《聪明投资者》一书中创造了“市场先生”这个寓言人物。在1987年的大崩盘中,如果被“市场先生”牵着鼻子走,投资者就会匆匆割肉,且要等行情回暖很久才敢重回市场,从而会成为暴跌行情中被踩踏的牺牲品。

  《投资的常识》一书非常形象地描述道:当“价值先生”埋头苦干时,“市场先生”则玩兴正浓,他有两个邪恶的目的:在市场低谷时戏弄投资者转手卖空;在场高峰时诱使投资者大量买入。

  正如1987年大崩盘所揭示的,普通投资者容易被恐慌传染,因为他们往往眼中只有“市场先生”,而没有“价值先生”。一旦股市有风吹草动,这类投资者会惊慌失措,逃之夭夭,股价越是下跌,他们就越是着急卖出。无论是1987年的大崩盘,还是1998年的亚洲金融危机之下的全球股市暴跌,均能见到慌不择路的投资者。

  投机泡沫的形成同样也离不开“市场先生”的兴风作浪。不管是17世纪30年代荷兰的郁金香泡沫,20世纪80年日本的房地产泡沫,还是2000年时的科网泡沫以及2008年的次贷危机,无不见证了人性的极端疯狂。

  市场先生其人

  投资大师之所以能够扛住市场波动,在危机中买入,不追逐泡沫,不畏惧大跌,正是深刻理解了“市场先生”和“价值先生”两个角色。如果投资者对自己手中所持的股票心中有底,就会形成“恐慌免疫体质”,紧紧依靠坚定的盟友是“价值先生”,那么愤怒咆哮的“市场先生”就难以伤害到自己。

  在投资中,理性对待“市场先生”是非常重要的命题。本杰明·格雷厄姆对价值投资的杰出贡献之一,就是抽象出了“市场先生”这个寓言人物,教会了一代又一代价值投资者们正确对待“市场先生”的态度:

  假设你在某家非上市企业拥有少量的(1000美元)股份,你的一位合伙人(名叫“市场先生”)是一位非常热心的人,每天他都根据自己的判断告诉你,你的股权价值多少,而且他还让你以这个价值为基础,把股份全部出售给他,或者从他那里购买更多的股份。

  有时,“市场先生”的估价似乎与你所了解的企业的发展状况和前景相吻合,另一方面,在许多情况下,“市场先生”的热情或担心有些过度,这样他所估出的价值在你看来似乎有些愚蠢。如果你是一个谨慎的投资者或一个理智的人,你会根据“市场先生”每天提供的信息决定你在企业拥有1000美元权益的价值吗?

  只有当你同意他的看法,或者想和他进行交易时,你才会这么做。当他给出的价格高得离谱时,你才会乐意卖给他;同样,当他给出的价格很低时,你才会乐意从他手中购买。但是,在其余的时间里,你最好根据企业整个业务经营和财务报告来思考所持股权的价值。

  “从根本上讲,价格波动对真正的投资者只有一个意义,即当价格大幅下跌后,给投资者买入的机会,反之亦然。在除此之外的其他时间里,投资者最好忘记股市的存在,更多关注自己的股息回报和企业的经营结果。”本杰明·格雷厄姆说。

  “价值先生”才是同盟

  伯克希尔·哈撒韦在1987年10月19日当中闪崩25%,但当年年末就收回了失地。而从大崩盘当日算起,伯克希尔·哈撒韦迄今更是惊人地上涨了160倍。业绩的增长是推动伯克希尔股价上涨的主要原因。数据显示,1988年该公司的归母净利润为3.99亿美元,而2021年该公司的归母净利润为897.95亿美元,34年间上升了223倍。

  如果从1987年大崩盘算起,耐克的股价迄今上涨了520倍。数据显示,该公司1988年的归母净利润仅为1.02亿美元,2021年该公司的归母净利润为57.27亿元,34年间上升了55倍。

  美国运通大崩盘当日下跌38.8%。但如果从1987年10月19日算起,美国运通到今天上涨了32倍。数据显示,2021年该公司的归母净利润为80.6亿美元,1988年该公司的归母净利润为11.57亿美元,34年间上升了约6倍。

  如果从1987年大崩盘当日算起,雪佛龙、家得宝、德州仪器、强生、沃尔玛、迪尔、宝洁、礼来等知名公司均有几十倍、甚至上百倍的增长。但在暴跌中匆忙抛售的投资者,未来买回它们的几率微乎其微。

  事实上,人们无法长久地去玩自己都不能坚信的游戏,投资者要比“市场先生”更能准确评估自己手中的股票,才不至于在下跌的洪流中迷失方向,这也是把投资中能力圈的重要性。归根结底,每个人必须做出自己的决断,并对此负责。

  “价值先生”才是投资者的同盟,在这点上过不去的人就会过度关注市场。就如段永平曾说过,巴菲特在致股东的信中无非就讲两个东西,一个是去找好公司,关注公司的长远未来;另一个就是如何找到好公司,如何看公司的未来。找好公司非常“大道至简”,大多数人在这点上过不去,所以才会过于关注市场;如何找好公司是每个人能力圈的问题,做投资,每个人都该找自己能搞懂的好企业。

  除了价值同盟外,每个投资人还需要适合自己的稳妥的投资框架和情绪控制能力。张尧认为,面对浮亏或者说大的回撤,要结合投资体系来谈,进行几个方面的考虑:

  一是组合的集中和分散度,是不是个股或行业特别集中,配置是否均衡;

  二是持仓占总资产比例,是否还能动用较多现金;

  三是价值判断,下跌较多后是否有更大的绝对价值,比如说下跌后收息率能否由6%→8%→10%;

  四是基本面确实发生大变化,需要重新评估公司;

  五是资金属性,承受亏损的能力。

  老戴维斯曾告诉他的儿子:“危中有机,一个下跌的市场,让你有机会以优惠的价格购买伟大的公司。如果你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你会在这期间赚很多钱。只不过明白这个道理或许需要很长时间。”

  “价值先生”是投资者的坚定的同盟,因为“市场先生”迟早会向“价值先生”靠拢。

  1955年3月,在一次格雷厄姆出席的听证会上,美国参议院委员会主席J﹒威廉﹒富布莱特问到:当您发现了一只股票,打个比方,您可以用每股10美元买下这只股票,而你觉得它值每股30美元。但只有当其他人也认为它确实值30美元时,您才能获得每股20美元的利润。这个过程是如何产生的,是通过宣传呢,还是通过其他手段呢?

  格雷厄姆:这正是我们行业的一个神秘之处。它对任何人同样神奇。但是,经验告诉我们,最终市场会使得这类股票达到这种价值。

  这就是价值投资的基础,股票会回归自身价值,一个坚信自己判断的投资者需要耐心。

嘿,欢迎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