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银国际证券管涛:中国经济体量大、政策空间足、回旋余地大,我们有信心、有能力、有条件应对挑战

zzxiexin 0

  原标题:管涛:中国经济体量大、政策空间足、回旋余地大,我们有信心、有能力、有条件应对挑战

  来源:凭澜观涛

  5月14日,2022清华五道口首席经济学家论坛开幕,中银国际证券全球首席经济学家管涛分享讨论。

  以下为演讲要点:

  管涛指出,4月29日中央政治局会议和5月11日国务院常务会议均指出,受新一轮疫情、国际局势变化的超预期影响,经济新的下行压力进一步加大,稳增长、稳就业、稳物价面临新的挑战。结合这些会议精神,我们认为,今年中国经济稳增长面临三大内外部挑战。

  一个是国内疫情多点散发。对于世纪疫情持续冲击,去年底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早有预见,但没想到面对奥密克戎变异病毒,疫情防控面临新的挑战。突出的影响是影响国内经济循环畅通,增加了市场主体的经营困难,同时也影响到投资者、消费者的信心,特别是还影响到一些政策的传导。

  此外,4月份的货币信贷数据显示环比、同比增速都明显放缓,人民银行在发布4月份数据的时候做了解释,反映出近期疫情对经济的影响进一步显现,也反应出企业尤其是中小微企业经营困难增多,有效融资需求下降。

  他表示,主要的问题不是货币政策宽不宽松,市场上不缺钱,很主要的问题是受到疫情蔓延的影响,市场有效需求不足。实际上,4月份和5月初至今(13日),日均DR007环比分别回落了27和20BP。所以,今年能不能够更好地统筹疫情防控和经济社会发展,对内关系到稳增长的目标能不能实现,对外关系到能不能有效应对外部超预期的冲击。

  另一个是美联储超预期紧缩。从去年开始,美联储货币政策退出就是一个世界上的热门话题,中国去年也一直关注美联储政策的一举一动。央行在一季度货币政策执行报告中分析指出,今年主要发达经济体包括美联储在内的货币政策转向明显加快,在这个背景下全球的股市、债市、汇市的波动明显加大,资本流动的不稳定性也增强,且产生了溢出影响。最近一段时间,从3月中旬开始特别是4月底以来,人民币汇率出现了调整,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在美联储紧缩预期的推动下,美元指数创了20年新高,给人民币汇率带来调整的压力。当然,人民币汇率调整不完全是这一个原因,还有其他因素的影响。未来的美联储进一步加息和缩表,通过贸易往来、资本流动和金融市场渠道对中国产生溢出影响。

  对于中国来讲,我们的货币政策怎么样既要坚持“以我为主”,同时又要兼顾内外平衡,这面临比较大的挑战。美联储在紧缩的过程中怎么处理好物价稳定、经济稳定和金融稳定的关系,不但对美国经济金融的稳定至关重要,对全球来讲也是至关重要的。如果美国因为政策失误导致资产泡沫破灭、经济衰退,这个是非常大的尾部风险。

  再一个是俄乌冲突的超预期冲击。俄罗斯、乌克兰不论是经济体量,还是和中国的贸易联系,相对来说都比较小,对中国的直接影响比较小,但是间接影响不容忽视。它表现在三个方面:第一,俄乌冲突会影响全球经济复苏特别是对欧洲产生重要的影响。最近,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一次性把欧元区的今年经济增长预测值下调1.1个百分点,主要的考虑是俄乌冲突的危机。欧盟作为中国重要的贸易伙伴,欧洲经济出现大的问题对中国的外需是很大的挑战。这个影响从前4个月的中国外贸进出口的国和地区分布来看影响没有显现,下一步要进一步观察。

  第二,是已经凸现了的影响,石油天然气价格上涨。俄乌冲突进一步推高了大宗商品的价格,也影响了全球供应链的修复。在这样的情况下,一方面加大了中国输入性通胀的压力,另一方面有可能会对中国的货币政策形成掣肘。最近两个月中国的CPI同比、环比增速出现比较快的上升,在这样的情况下实际上中国央行的货币政策时间窗口并不是美联储是否加息,而是国内通胀起来之前。如果通胀起来了,对于中国央行货币政策操作来讲,可能也会面临更大的挑战,面临防滞还是防胀的两难选择。

  第三,是俄乌冲突背景下的地缘政治风险外溢,大国关系可能会出现新的不确定性。如果一些不确定性、不稳定性的因素变成实质性的影响,对于未来一段时间中国的经济可能也会产生负的溢出效应。

  关于前述三大挑战的应对,首先是怎么来看待这三个挑战。一方面,内外部的挑战确确实实是前所未有的,但另一方面这些并不是中国单独面临的问题也是世界性的难题。比如说,美国公布了一季度的经济增长数据,一季度GDP环比折年率是负的1.4%,一季度负增长是常见的但负这么多却是很少见的。市场解读,美国经济一季度超预期负增长的重要原因是奥密克戎病毒的蔓延。所以,疫情不管防不防,最后对经济肯定会有影响的。再者,俄乌冲突对美国也在产生影响。最近接受新闻媒体采访的时候,鲍威尔谈到美国的通胀前景,表示美联储将坚定地采取措施降通胀,但是只做能够做的,有些因素是不可控的,其中俄乌冲突带来的对全球大宗商品价格的影响,造成的输入性通胀压力是美联储解决不了的。同时,他还表示,加息不能确保美国经济软着陆。可见,刚才讲的美联储紧缩不但会对世界的金融危机带来溢出影响,对美国的经济金融稳定带来很大的挑战,怎么避免在加息过程中触发经济的硬着陆这也是美国要面临的问题。

  对于中国来讲,经济体量大、政策空间足、回旋余地大,所以,一方面我们应该有信心、有能力、有条件来应对各方面的挑战,另一方面,就是要做好自己的事情,稳住宏观经济大盘,保持疫情防控和经济复苏的全球领先地位。主要从五个方面具体应对:

  第一、完整全面地认识中央确定的疫情防控政策,高效统筹疫情防控和经济社会发展,坚持动态清零,最大程度保护人民生命安全和身体健康,最大限度减少疫情对经济社会发展的影响。尤其重要的是,疫情防控期间如何通过各部门共同配合保持物流畅通、产业链供应链稳定。这不仅仅要财税金融政策支持,同时还需要公共卫生政策以及其他行业监管部门政策配合协调。

  第二、用好财政货币政策的正常空间,靠前发力、适时加力。去年底的中央工作会议已经提出要把跨周期、逆周期调节有机结合,同时要把总量工具和结构工具有机结合,加强财政货币政策的协调联动,以及财政货币政策与其他政策的协调配合,加大对于重点领域薄弱环节的财税金融支持力度,努力实现稳增长、稳就业、稳物价的目标。同时,我们既要继续做好相关工作稳住外需,还要进一步扩大内需,尤其避免将来外需紧缩,内需低迷双碰头,稳增长压力将会进一步加大。只有经济稳了才能金融稳,经济强才能货币强。

  第三、在合理均衡水平基本稳定的基础上要保持人民币汇率政策的灵活性,让人民币汇率形成有涨有跌的双向波动,发挥汇率浮动吸收内外部冲击的“减振器”作用,增强宏观政策的自主性,同时也有助于增强境内外投资者的信心。

  第四、应该继续推动金融市场的市场化、法治化、国际化建设,完善基础制度,吸引中长期资金入市,增强政策透明度和可预期性,及时回应市场关切,稳定境内外投资者的预期。

  第五、坚持统筹发展和安全,针对新的情况和问题做好预案,有备无患。

嘿,欢迎咨询